月上海棠3

结局BE,泉奈性转,OOC。

苦逼学生党,假期不定期更新,慎入,慎入。

 

 

 

可能不久就要发刀片了……吧?

讲真我有点舍不得。

沉迷于宇智波的美貌无法自拔……




正文:


火核到斑院子里的时候正好就撞见这么一幕。

院子里的秋海棠爆出点点新叶。泉奈仰躺在美人榻上,斑侧坐在一旁,一手托着泉奈的脖颈,一手撩起水珠,轻轻打湿泉奈的鬓角。泉奈的长长的头发垂下来,大半浸在那只海棠金边瓷盆中,只有几缕贴在瓷盆的外沿边,细细小小的水珠顺着盆上那朵海棠滑落,染深了周边的土地。

斑和泉奈都换了浴衣,一个少了平日的冷冽,一个褪去了往日的孤傲。说说笑笑好似寻常人家的兄妹。

火核生平第一次痛恨宇智波一族的敏锐。太美好的事物总让人沉迷,犹如进入幻境,可醒来依旧要面对残酷的现实。血淋淋的场面看多了便会麻木,但若一有美景的反衬,就令人痛心。

他转身便要走。

“哟,火核哥来了。”泉奈仰了仰头,黑眼珠子朝上移了移,看向他,露出精致的下巴。

火核只得嘿嘿傻笑两声。

“你来了真好,我正要找你,这次的任务多亏了你。”斑拿过一边的木质枕垫,小心翼翼的垫在泉奈脖颈下。

“别乱动。”虽是呵斥,语气却温柔的出奇。

泉奈老老实实的躺平了。

斑拿过那瓶草药,从发根开始一点点抹下去。

“你最近与千手家那个有点意思。”

火核想斑肯定要问他族中的账务什么的,正组织语言,却不料措不及防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咳咳,最近战场上老是遇见,一看见我就追着我打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你身为宇智波一族里重要的管理者,要注意自己的身份。”

火核连连点头,不敢言它。多半又是泉奈那小妖精吹的耳边风。

“噗,瞧哥你这话说的,多别扭。”泉奈笑不露齿“私下谈话用不着用开会的语调,看把火核哥吓的。火核哥长得帅,人家姑娘虽然人高马大,但也有份少女心思,看上他也属正常。”

“只是你与她对拼时武器什么的损坏的过多了些,这次任务你虽没正式参加,但也有分配的酬金,就算在购置武器的总账里吧。”

火核:“……是。”给姚华买香粉的钱又没了,不过她可能也不需要这些……吧。

火核又例行公事的汇报了这几天族里的开支情况,泉奈到没再挑刺。只是在斑手法熟练的按摩下不时哼哼几声。

汇报完火核打了个招呼便飞快的跑了,像是有恶鬼追似的。

 

“玩够了?”斑拿起水瓢,一点点浇去泡沫。

“谁叫他说我老。”完全一副小女人的模样。

“坏东西,他那钱说不定是用来给那姑娘买东西的。”

“那也是给千手,还不如买点手里剑。”

“我们在千手那里吃了太多亏了,哥。”泉奈敛了笑容。

“我知道,我们会赢的,只要我们齐心。泉奈,和平会有的。”

“哥,你还和小时候一样天真。”泉奈的嘴角扯出一抹嘲讽,“战争说到底源于人类一切恶的本性,只有死亡才能止住这种恶劣。再和平的年代,人也不会改变他们的本性。反倒是在战争时期,人们会因苦难而愈发团结。”

斑沉默了,没有谁比一个常年在战场前线的忍者更明白人心的险恶。

最可怕的从不是强大的忍术或技术,而是人心。

斑想起那位叛族首领在临死前说的一句话,有着写轮眼的他“听”清了。

那位首领说:“他人即地狱。”

他人即地狱。

斑的眼里阴霾愈重。那张脸上如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,是否依然值得坚信? 

“真是的,哥哥想什么呢,水都要凉了。”泉奈又变回那个粘人的小姑娘。

“哦,抱歉抱歉。”斑忙不迭道歉。

柱间送的草药真是有用,泉奈的头发柔顺黑亮了许多。斑的神色柔和下来,他的妹妹是他在这世上唯一可以全盘信任的人,这种血缘带来的牵绊不会被任何打破。

泉奈望了望院里的那棵海棠,点点翠绿的叶芽已若隐若现。

“今年的海棠长叶有些早了。”

“今年的冬天较往年暖和些。”

那么今年的开战时间也会提前了吧。

斑扶起泉奈,“快去屋里擦擦干,等会儿天暗了晚风一吹要感冒的。”

“嗯。”泉奈起身进了屋。

斑坐在院中,望着那瓶黑色的草药发呆。柱间,我是否已真正放下了最初的梦想?

 


评论
热度(23)

大可可

©大可可
Powered by LOFTER